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23日 19:18

2020年已然过去一半了,一场疫情给蓬勃发展的餐饮行业按下了“暂停键”,面对疫情的困境,整个餐饮行业都在竭尽脑汁的开始自我解围。

然而有人举步维艰,也有人风生水起。现在的餐饮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有同质化严重,“三高一低”的业界常态等等。店租、原材料、人工这三样成本越来越高,而店内的利润越来越低。

 

疫情期间,外卖成为餐饮市场的中坚力量,餐饮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商家们注意到这一态势,也努力开启互联网营业方式。

“互联网+”的餐饮业局面优势明显,顾客可以轻松找餐厅、享优惠,还能预订、快捷支付!。餐饮企业给消费者便利的同时,更是给自身带来了曝光度与服务提升!且餐馆排队点餐、用人成本过高等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现在消费者的人群以追求个性的80后到00后为主流,他们会成为餐厅的内容传播者和制造者,并逐渐影响其他消费者。他们的消费形式通常基于互联网手段。如果商家不能迎合主流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属性,必然被市场冷落!

 

但同时,商家们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困境——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

商家为了更好的发展,纷纷跻身团购平台,导致竞争激烈,甚至引致商家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而许多平台凭借自己的优势不断提高,商家的入驻费用,致使商家在团购网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在这样恶劣形势下,餐饮企业要想存活下来,既需要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又不得不把控一定的入驻成本。团购网站门槛高筑怎么办?为什么不寻找新的平台合作呢?正如“马奇诺防线”再坚固,攻破不了,绕过去就行了。

 

租客惠正是助力餐饮企业在自救措施中探索出新的门路、新的商机,增长新利润点的全新平台。

 

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针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优惠买单平台,帮助商家拓展精准客源,覆盖商铺周边的各大住宅、办公、商业区。

好比特殊时期,街边、社区餐厅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的抗风险能力。因为人们戴上口罩小心谨慎地外出活动,对于人流量大、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有抗拒心理,所以社区以及街边店普遍比商场店经营要好。在日常生活中,街铺离顾客更近,顾客更有安全感和依赖性。

 

所以租客网可以利用自身广泛的租客会员群体为商家提供更多客源和更广阔的的品牌知名度,带动商家周边的便民消费,与商家的受众画像相吻合,增长进店客流量,以此扩大品牌口碑。

 

随着市场集中度不断上升以及资源整合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商家需要这样的优质本地资讯平台。餐饮行业要对自己的行业充满信心,要行动起来,用自己的实力去开拓市场,借助租客网平台,合作租客惠项目。

只需进入租客网官方首页,注册成为租客网会员,在“租客惠”板块中提交合作意向,提交后平台工作人员会在一个工作日内与商家联系,洽谈合作具体细节。租客网期待与您的精诚合作!


相关推荐

隐私泄露,租客苦不堪言,租房时怎么合理保护个人隐私?

当今,“隐私泄露”成为困扰大家生活的问题之一。简单来说,以前你家就是一个平房,一扇门+一扇窗户,进出只能依靠这一扇门;如今你家是三层别墅,每一层都有窗户和门,地下还有车库,楼顶还有花园和天窗,这样暴露出来的安全问题肯定非常多。尤其是在人们租赁房屋时,经常被骚扰电话打乱正常生活节奏,作为租客不堪其扰。“您好,这里是XXX房产中介,请问您需要租房吗?我们这里房源优质……””您好,我们是XX楼盘,明天有个活动你方便过来看一下吗?”“下午好,我们是XXX房产中介,请问您考虑出租房屋吗?”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有租客甚至表示:如果你没收到房产中介的电话骚扰,只能说明你连租房的资格都没有。可见房产中介的电话“轰炸”颇为常见。有人说,我们可以设置只接听熟悉的电话,不明电话一律屏蔽。但现实是,每个人都不可能拒接所有的陌生电话,比如有可能是各种工作业务单位的电话、不确定的合作伙伴的电话,甚至快递外卖的电话。正是对这种陌生电话不敢完全拒绝,所以我们不得不被泛滥的骚扰电话所轰炸。有人说,接到骚扰电话后可把其设置为“骚扰电话”,并加入黑名单,设置的人多了,手机的管家功能就能把这些数据集中到一起,这类电话一旦拨打,就会在用户的手机上显示为“骚扰电话”,有的拦截功能甚至可以直接将其拦截。但问题是骚扰电话的使用者轻而易举地可以获取海量的网络电话资源,用户的设置拦截根本赶不上其更新的速度。手机号码泄露除了会带来不胜其烦的骚扰电话,还有可能会给自身带来经济损失。租客张先生之前从昆明做飞机到长沙时,收到一条短信“您乘坐的航班XXXX因故障取消航班,请及时退票”,随后心急的张先生急忙拨打该短信显示的号码,在“客服”的帮助下落入诈骗的陷阱。无独有偶,租客郑女士在某银行APP上进行信用卡还款后,收到了一条短信,通知她因为逾期还款影响了征信,必须立刻拨打电话解除。就是这通电话差点让郑女士被骗走6988元,由于她的信用卡是新卡尚未激活,侥幸逃过一劫。为解决号码泄露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推出了“隐私号码盾”服务,注册会员每人可免费领取一个隐私号码用于房屋租赁交易,满足租客与房东的需求,免受隐私泄露带来的安全危机。同时各商家与经纪人也可免费领取隐私号码盾,用于提供品牌服务,提升专业化形象,满足沟通需求,同时又不需要携带多部手机,达到沟通圈分离、隐私保护以及免打扰

2020年07月10日 10:54

整租合租哪种更好?

1.学会忍让为什么把这个点放在第一条呢?因为我们觉得这是合租生活中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我们这里说的是适度忍让哈,是可接受范围内的,如果遇到奇葩,就当我们没说哈哈哈!其实每个人都很不完美,都会有些生活上的小毛病,或者与其说是小毛病,不如说是个人习惯。刚刚开始一起生活,难免无法适应对方。所以当对方的某些习惯并没有严重影响到自己的时候,适度忍让是极好的,避免矛盾激化。而且说不定对方也在容忍你的一些毛病和习惯呢?2.及时沟通如果遇到不能退让的事,或者触碰自己底线的事,不要着急,找到对方心平气和的谈一谈,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噢!这里我们给出的小建议是,各自明确一些合租的小规则。我们知道社交是有一定的边界和界限的,你跨过我的界限,就会让我产生不适感。所以制定规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比如:打扫卫生的分工,是否能带外人进入,明确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分摊的费用等等。这样各自都有清晰的规则作为日后一起合租的参考,相处起来也会更加简单舒适。3.互帮互助一个人闯荡在外,有时候感到很孤独,夜深人静时回到出租屋看到了室友给你留了一盏灯或者一杯温开水,都会感到无比暖心。当对方遇到困难时伸出一双手或者哪怕给予一个拥抱,相信也会让对方感动的。力所能及的帮助对方,保持同理心,相信能让你们的合租生活更加的融洽和谐。

2020年04月27日 15:3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